• 2023年8月17日 星期四

    手術了然後呢?荷爾蒙陽性早期乳癌,啟動避險治療,細胞週期抑制劑降低復發風險,乳房外科醫師圖文解說

    手術了然後呢?荷爾蒙陽性早期乳癌,啟動避險治療,細胞週期抑制劑降低復發風險,乳房外科醫師圖文解說

    「醫師,我的病理報告出來了嗎?」45歲的王女士剛進到診間便緊張地問。她在幾個禮拜前的乳房超音波檢查發現有顆腫瘤,於是接受手術治療。

    「有喔,你的乳癌屬於荷爾蒙陽性(HR+ HER2-)早期乳癌。」醫師說。

    「荷爾蒙陽性早期乳癌是不是通常預後比較好?比較不會復發?」,王女士問。

    「雖然荷爾蒙陽性早期乳癌預後相對其他亞型預後較佳,仍有復發風險,接下來我會建議開始進行術後輔助治療囉。」醫師說。

    「咦?已經開完刀了,為何還需要輔助治療?」王女士問。

    早期乳癌在接受手術治療後,五年存活率高,但是也不能大意。林口長庚紀念醫院乳房醫學中心主任郭玟伶醫師指出,因為可能會有肉眼看不到的乳癌細胞向外擴散,乘著血液、淋巴轉移至其他器官。術後輔助治療的目的,便是透過藥物清除這些難以偵測的乳癌細胞,希望達成治癒的目標。

    為什麼需要術後輔助治療

    台灣的乳癌患者中,約七成是荷爾蒙陽性(HR+ HER2-)早期乳癌〔1〕。郭玟伶醫師說,針對荷爾蒙陽性乳癌使用荷爾蒙治療已有數十年的歷史,隨著藥物的進展,還可以搭配化學治療、細胞週期抑制劑等,幫助降低乳癌復發風險,增加治癒的機會。

    荷爾蒙陽性(HR+ HER2-)乳癌的分期不同,復發的風險也不同,高復發風險患者的復發風險約20%〔2〕。郭玟伶醫師說,臨床上會根據乳癌復發風險,選擇術後輔助治療的組合。

    不可輕忽早期乳癌的復發

    乳癌復發的時候大概八成左右是遠端轉移,例如肝臟、肺臟、腦部、骨頭等處,也有少部分患者的復發會出現在開過刀的部位。郭玟伶醫師說,8成以上的復發是在術後前5年,約3成的復發是在術後2年內出現〔3〕

    早期乳癌的治療目標是邁向治癒,當治療告一段落後,就只要追蹤即可。郭玟伶醫師說,但是一旦乳癌復發,患者就得持續對抗乳癌,借助各種藥物將治療目標調整為延長存活。


    乳癌高復發風險族群,啟動避險治療

    接受手術治療後,我們可以透過病理報告評估乳癌復發風險,郭玟伶醫師解釋,如果淋巴結轉移達4顆以上或是淋巴結轉移在3顆以下同時具有以下其中一個條件,腫瘤大於等於5公分、腫瘤分化程度第三級、Ki-67指數大於20%,便屬於高復發風險族群〔4〕

    荷爾蒙陽性(HR+HER2-)早期乳癌高復發風險族群

    腫瘤分化程度可分為三級,第一級分化較好,屬於低度惡性;第三級分化較差,屬於高度惡性。郭玟伶醫師說,Ki-67指數是細胞生長速度的指標,當Ki-67大於等於20%,代表是生長較快的乳癌,復發風險較高。

    病人的年紀也要留意,年紀愈輕、風險愈高。郭玟伶醫師說,在綜合評估各項因子後,會跟患者討論,擬定個人化的治療策略。

    「治療乳癌,並不是只有開刀就好!」郭玟伶醫師強調,「臨床上必須根據乳癌復發風險,使用不同強度的輔助治療。」

    早期乳癌術後輔助治療選項

    以荷爾蒙陽性(HR+HER2-)早期乳癌為例。郭玟伶醫師說,復發風險較低的乳癌患者,術後可使用荷爾蒙治療;病程進展較嚴重的乳癌患者,術後可使用荷爾蒙治療搭配化學治療;高復發風險的乳癌患者,術後可使用荷爾蒙治療搭配化學治療與細胞週期抑制劑。

    細胞週期抑制劑能夠阻斷調節細胞分裂週期的細胞週期素激酶,抑制癌細胞的分裂。起初,細胞週期抑制劑是用於治療荷爾蒙陽性(HR+HER2-)的晚期或轉移性乳癌,能夠發揮顯著的治療成效。郭玟伶醫師說,後續的研究發現,使用細胞週期抑制劑有助降低早期乳癌的復發風險約三成,改變許多患者的命運。

    啟動避險治療降低復發風險

    荷爾蒙陽性(HR+HER2-)早期乳癌術後,一定要使用荷爾蒙治療,並視狀況搭配化學治療。郭玟伶醫師說,現在可以針對高復發風險族群加上細胞週期抑制劑,進一步降低復發機率,讓乳癌治療能更加完整。


    貼心小提醒

    乳癌是台灣女性發生率最高的癌症,郭玟伶醫師提醒,乳癌初期大多摸不到、也沒有症狀,大家最好定期接受檢查,利用乳房超音波或乳房攝影偵測早期乳癌。

    確診乳癌後,請與醫師討論,及早接受治療。郭玟伶醫師說,乳癌的治療工具愈來愈多,治療成效也持續進步。荷爾蒙陽性(HR+HER2-)早期乳癌術後,可依照復發風險使用荷爾蒙治療、化學治療、細胞週期抑制劑等,幫助更多乳癌患者達成治癒的目標!

    參考資料:
    1. 乳癌細胞有荷爾蒙接受體才可以接受荷爾蒙治療,什麼是荷爾蒙接受體?臺北榮民總醫院乳房醫學中心
    2. Salvo EM, Ramirez AO, Cueto J, et al. Risk of recurrence among patients with HR-positive, HER2-negative, early breast cancer receiving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Breast. 2021;57:5-17. doi:10.1016/j.breast.2021.02.009
    3. Chen BF, Tsai YF, Huang CC, et al. Clinicopat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treatment outcomes of luminal B1 breast cancer in Taiwan. J Chin Med Assoc. 2022;85(2):190-197. doi:10.1097/JCMA.0000000000000632
    4. Johnston SRD, Harbeck N, Hegg R, et al. Abemaciclib Combined With Endocrine Therapy for the Adjuvant Treatment of HR+, HER2-, Node-Positive, High-Risk, Early Breast Cancer (monarchE). J Clin Oncol. 2020;38(34):3987-3998. doi:10.1200/JCO.20.02514

    E-CGA-ONC-010-23-Jul-05
    「本衛教文章由台灣禮來協助提供」

掛號、領藥最方便!

動靜脈血管 您不可不知

大腦體操

運動專區

樂活銀髮族

血糖飆高高 醫師有妙招

心臟名醫會客室

網路醫學院

癌症專區

心律不整愛注意

吃出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