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

    搭機、爬山、潛水的牙齒痛 – 氣壓性牙痛


    「老張,我跟你說,上週我坐飛機去長灘島;說也奇怪,只要在飛機上看到空姐,我就牙痛!這是不是空姐牙痛症候群呀?」盧總,是我幾十年的國小同學,每次聊天總是口無遮攔。

    「空姐牙痛症候群?」你別開玩笑了!我說。

    「沒在開玩笑的,就上週阿,我飛去長灘島、飛回來,坐在飛機上,只要看到氣質甜美的空姐,我的牙齒就悶悶隱隱作痛的,下飛機後就完全沒事了!我看是被空姐煞到了!」盧總很輕挑地說著。

    「那,你去長灘島遊玩嗎?大熱天的飛去長灘島。」

    「當然是去玩呀,而且跟你說個秘密喔!」盧總神秘兮兮地靠過來。

    「什麼秘密?你去長灘島拍婚紗,要結婚了嗎?恭喜恭喜!」

    「不是啦!我是去玩,順便考潛水執照啦!」

    「哇!好厲害呀,聽說很難呀!?」

    「難度倒是還好,只不過有一件事情很怪哩!就是我在潛水下去時候,牙齒也會隱隱作痛哩!上岸就沒事了,超怪的!」

    聊天聊到這,我心中一個警覺,大呼:『盧總,你該不會是「氣壓性牙痛 barodontalgia」吧!』

    「氣壓性牙痛?!沒聽過。」盧總歪著頭說著。


    直接說結論

    ● 氣壓性牙痛,是由於原本無症狀的牙齒,因為氣壓變化引起的牙齒疼痛。例如:坐飛機、跳傘、登山、潛水、進入高壓相關的工作環境時。 

    ● 氣壓性牙痛是個症狀,真正的原因可能與牙齒相關、或與牙齒無關。 

    ● 遇到氣壓性牙痛當下,除了止痛藥之外,可以考慮冰敷緩解;但要非常注意是否有心臟、或腦部神經血管方面急性情況。


    氣壓性牙痛 (Barodontalgia) 定義

    牙痛,是由於原本無症狀的牙齒,因為氣壓變化引起的牙齒疼痛。例如:坐飛機、跳傘、登山、潛水、進入高壓相關的工作環境時。而在潛水環境中,這種疼痛通常被稱為「牙齒擠壓 」。


    可能的原因

    目前實際發生的機轉,仍眾說紛紜,尚待更進一步的研究。不過,我以其中一個解釋來說明。

    牙齒與其身體的組織或器官不太一樣,因為牙齒是屬於一種封閉的結構,外面一層層是很硬的牙釉質、牙本質、牙骨質結構;裡面是一個空腔,我們稱之為牙髓腔。這個空腔裡面含有的內容物,我們統稱為牙髓組織,其中大致包含有神經、血管、淋巴以及其他的附屬組織。〈請看下圖〉

    健康情況下,這些結構在外在合理的壓力變化時,都有一定可以調適承及受的範圍,幾乎不太有症狀,但當這些結構生病了〈蛀牙、外傷、牙裂、牙髓炎、牙髓壞死、牙根尖周圍發炎、牙周問題…等〉,反而會因為氣壓的變化而擠壓牙齒內部的神經〈牙髓神經 〉、或是牙齒周圍的神經〈牙周神經〉,而造成牙齒疼痛。〈請看下圖〉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種非常簡化的解釋,詳細的機轉仍有尚待更進一步的研究釐清。


    坐飛機時發生的氣壓性牙痛

    大家會很奇怪,坐飛機的時候,不是客艙內的壓力都跟平地一樣嗎?為什麼還會有氣壓變化時的牙痛呢?

    其實不是這樣的,根據台灣的疾病管制署的資料:飛機飛行時,高空的氣壓遠低於海平面,座艙雖然會透過特殊裝置加壓,但艙壓仍略低於平地〈約為海拔1,800~2,400公尺處的大氣壓力〉。換句話說,我們一般出國旅遊坐飛機時候,坐在飛機裡面身處的大氣壓力,大約等於您去觀霧森林遊樂區〈1500公尺~2500公尺〉玩耍時的海拔。


    也就是說,我們坐飛機在高空的時候,雖然您大多不會感覺到有什麼不一樣,其實氣壓其實是比較低的,但是一般人大多可以適應這較低的氣壓。但是,當您的牙齒生病了,可能會因為氣壓的變化而擠壓牙齒內部的神經〈牙髓神經 〉、或是牙齒周圍的神經〈牙周神經〉,而造成牙齒疼痛。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氣壓性牙痛除了發生在坐飛機的時候,也可見到在登山高度較高的情況下發生。


    潛水時發生的氣壓性牙痛

    根據 American and Australian self-contained underwater breathing apparatus (SCUBA) divers 統計顯示,約有9.2%-21.6% 的發生率。然而,潛水時發生的氣壓性牙痛,較常出現在33英尺〈10公尺〉深的水深處,大部分在60-80〈18-25公尺〉英尺深處。 

    但是,與潛水有關的氣壓性牙痛,並沒有比坐飛機時候還容易見到;根據研究顯示,約有11.9%的潛水員與11.0%的軍隊飛行員有機會遇到氣壓性牙痛。


    有學者認為潛水時的水壓、以及氣瓶送出的氣體直接壓迫在有問題的牙齒上,而造成氣壓性牙痛。


    但也有學者提出,在潛入水底的時候,氣體可能經由我們組織循環,跑到密閉的牙髓空腔中、或是牙根尖周病變的空腔中;或是氣瓶氣體直接透過蛀牙、牙裂、有問題的填補物滲漏進入密閉的牙髓空腔中、或是牙根尖周病變的空腔中。然而,當您潛水結束浮上水面時,減壓做的不是很徹底,這些氣體在牙齒密閉空間膨脹,壓迫牙齒疼痛神經,而讓您牙痛。


    坐飛機、潛水時發生的氣壓性牙痛一定都是牙齒的原因嗎?

    答案不是,因為氣壓性牙痛這只是個症狀的名詞,它可能原因大致分兩類:齒源性、非齒源性

    ★ 第一:齒源性,也就是跟牙齒相關

    以下介紹有幾個牙齒狀況可能會遇到氣壓性牙痛;但是絕對不要誤會,而認為有以下這些狀況的病人「一定」在坐飛機、爬山、潛水時絕對會遇到氣壓性牙痛。

    ●牙齒的贋復〈補牙、嵌體、牙套〉可能有一些狀況。例如:在這些贋復物旁之新生成的蛀牙;贋復物可能不完整、頗損。

    ●牙髓壞死、牙齒根尖周圍發炎。

    ●雖然牙齒是活的,但牙髓已經有不健康的疾病變化

    ●曾經做過根管治療,但已經有潛在性問題。

    ●最近曾經做過牙科相關處置:包括一般補牙、根管治療〈牙髓處置、抽神經〉、牙科手術〈牙根尖手術、牙周手術、智齒拔牙…等〉

    ●其它:例如牙本質敏感的朋友,也有可能。



    ★ 第二:非齒源性,也就是口腔周圍其它地方來的原因

    其實,有很多口腔周圍狀況,會間接導致您在坐飛機、爬山、或潛水時發生氣壓性牙痛,但是要非常注意的是,這原因可能跟牙齒完全不相干。 

    ●鼻竇相關、或鼻竇發炎…等。

    ●耳朵相關、或是感染…等。

    ●顳顎關節、或咀嚼肌的問題:這偶爾發生在潛水的朋友,除了海中的溫度較低而不自主咬緊牙關之外;潛水時嘴巴還會有咬嘴,雖然現在的好的咬嘴已經設計的非常符合人體工學以及非常舒適,但是對於有顳顎關節症候群的病人來說,仍然是個誘發因素之一,進而顳顎關節、或咀嚼肌的不舒服,會誤以為是牙齒疼痛。

    ●其它身體的問題,可能的轉移到牙齒的轉移痛。例如:要非常注意是否有心臟、或腦部神經血管方面急性情況。


    面對氣壓性牙痛,您可做到以下五項


    牙齒若有問題,務必盡早去處理。

    常聽到有朋友跟我說,他們因為害怕坐飛機生氣壓性牙痛,而不敢坐飛機出國。其實這是本末倒置,是因為您的牙齒本身可能已經有問題,才有可能產生氣壓性牙痛,而不是因為坐飛機讓你的牙齒生病。試想著,若您不坐飛機,牙齒就會自己好起來嗎?還是會越來越惡化病入膏肓呢?


    ●學者建議,一般的牙科處理完24小時內、以及牙科手術〈拔牙、牙周手術、牙根手術…等〉 7 天以內,不建議坐飛機或是潛水、及進入外界壓力變化大的地方。不過,有疑問、或特殊情況請遵照您的牙醫師指示喔!


    ●隨身攜帶止痛藥、或相關藥物,需要時遵照醫師、藥師指示的方式服用。要注意的是,止痛藥只是輔助,要找出真正的原因。


    ●潛水時,除了合適的地點、設備、自我能力之外。最重要是遵照教練指示、或標準動作,例如依照程序減壓。


    ●在飛機上的時候,若遇到氣壓性牙痛除了服用止痛藥之外、還可以間歇性冰敷來緩和不舒服;但要非常注意是否有心臟、或腦部神經血管方面急性情況。下飛機之後,務必找時間去尋求專業的醫師釐清齒源性、非齒源性氣壓性牙痛的原因。



    氣壓性牙痛結論

    氣壓性牙痛最必要的三個原因:

    ●身處的環境壓力變化,最常見地的是因人處於不同高度的氣壓造成的變化。 

    ●牙齒本身或多或多少已經有問題了。

    ●注意不是牙齒原因早成的氣壓性牙痛;要非常注意是否有心臟、或腦部神經血管方面急性情況。


    經過一連串牙齒檢查的盧總

    「盧總,你的左上第一大臼齒蛀牙很嚴重哩,你看這X光片。都蛀到神經啦!而且牙根尖還一個大黑影咧!你都不會痛嗎?」

    「不會痛呀,就是偶爾悶悶脹脹的,以為沒睡好、吃東西火氣大,過幾天就沒事了呀!」盧總不以為意的說著。

    「這樣母湯啦!再不治療,很可能牙齒會保不住呀!嚴重時會蜂窩性組織炎,全身感染哩!」

    「安捏呀!厚啦!那就拜託老張你這個大主任啦!哈哈哈!」盧總一陣爽朗的笑聲。

    參考資料
    Zadik Y, Drucker S. Diving dentistry: a review of the dental implications of scuba diving. Aust Dent J. 2011;56(3):265-71
    Zadik Y. Barodontalgia. J Endod. 2009;35(4):481-5
    Zadik Y. Barodontalgia: what have we learned in the past decade?. Oral Surg Oral Med Oral Pathol Oral Radiol Endod. 2010;109(4):e65-9
    Robichaud R, McNally ME. Barodontalgia as a differential diagnosis: symptoms and findings. J Can Dent Assoc. 2005;71(1):39-42

掛號、領藥最方便!

吃出健康

樂活銀髮族

影音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