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扁桃腺摘除手術,醫師講清楚


    扁桃腺是什麼?

    當我們給耳鼻喉科醫師看診時,醫師常常會要求我們「啊」一聲的張開嘴巴,當我們張開嘴巴的時候,就可以在口咽部看到扁桃腺。

    扁桃腺是一團由呼吸上皮所包圍的淋巴組織,一般常說的扁桃腺其實是口咽扁桃腺的簡稱,它在口咽部的左右兩側,被顎舌弓(anterior pillar)以及顎咽弓(posterior pillar)兩塊肌肉前後包圍。除了口咽扁桃腺之外,人體還有鼻咽部的腺樣體,舌根部的舌扁桃體等等淋巴組織。


    扁桃腺有什麼作用?

    扁桃腺在人體中是免疫系統的一環,它具有捕捉病原體並促進抗體生成的功能。


    扁桃腺摘除後會影響免疫功能嗎?

    臨床上一般認為,如果符合手術適應症且經醫師評估適合手術之後,五歲以上的兒童到各年齡的成人都可以接受扁桃腺摘除手術。研究也顯示3-17歲的兒童,在接受扁桃腺摘除手術之後,術前與術後一年的血液中抗體濃度並沒有差異[1]

    因為在人體慢慢成長的同時,免疫系統也跟著成熟,扁桃腺被摘除之後,其他部位的淋巴組織會取代它的功能。青春期過後,扁桃腺的免疫活性漸漸降低,在整體免疫中佔的重要性也下降,若是扁桃腺有病變需要手術摘除時,不會影響人體的免疫力。


    什麼時候需要做扁桃腺摘除手術?

    常見的扁桃腺手術適應症包括反覆性扁桃腺感染懷疑有扁桃腺腫瘤睡眠呼吸中止症嚴重扁桃腺結石造成口中異味等等,接下來我們就來介紹上述的各個適應症。


    反覆性扁桃腺感染

    臨床上可以用Paradise Criteria這個建議來評估有沒有手術需要[2]

    ● 三年以上,每年有三次扁桃腺發炎

    ● 二年以上,每年有五次扁桃腺發炎

    ● 一年中有七次扁桃腺發炎
      
    如果有符合以上描述,那就可以考慮接受扁桃腺摘除手術,畢竟每次扁桃腺發炎都是一次煎熬的過程,又是發燒又是喉嚨劇痛,嚴重甚至可能發生扁桃腺周圍的蓄膿,透過扁桃腺手術有機會將這些問題根本解決的。


    扁桃腺腫瘤

    通常有兩個狀況可能會懷疑扁桃腺有腫瘤的可能,第一是兩邊扁桃腺大小有明顯差異,因為人體是對稱的,左右邊的扁桃腺應該大小也不會相距過大,如果雙側扁桃腺大小差很多,又加上觸診時發現質地堅硬甚至出現不明頸部腫塊,那就會懷疑有扁桃腺腫瘤,需要切除化驗。

    第二就是當頸部有不明原因的淋巴結併癌細胞轉移,卻又找不到原發部位時,扁桃腺就需要化驗來排除扁桃腺腫瘤的可能。


    睡眠呼吸中止症

    由於扁桃腺的位置在口咽部,如果扁桃腺太大,很可能佔到呼吸道的空間而使呼吸道狹窄。我們可以很明顯看到當扁桃腺被摘除之後(grade 0)和扁桃腺增生(grade 3,grade 4)相較之下,經過扁桃腺手術的呼吸道明顯寬闊許多,因此對於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人,摘除過大的扁桃腺能夠改善睡眠時的呼吸狀況。(天天打呼,不要輕忽! – 睡眠呼吸中止


    嚴重扁桃腺結石造成口中異味

    大部分有口中異味的病患,可以先考慮保守處理方式,例如增加口腔清潔來看看是否能改善,但是如果積極改善口腔清潔,也沒有發現其他身體疾患,卻一直有扁桃腺結石及口腔異味的話,這也可以考慮扁桃腺手術。因為扁桃腺的表面有很多凹進去的小洞,稱之「扁桃腺隱窩(crypt)」,我們在進食時食物的殘渣常常會掉進這些隱窩中,時間久了就會累積成扁桃腺結石,這些結石有時候會自行掉到口腔內,如果您有發現過一些黃色易碎如米粒大小的顆粒突然出現在嘴巴中時,這就是扁桃的結石,如果把它捏碎會有臭臭的味道,當有太多扁桃腺結石時可能造成口腔異味。


    扁桃腺摘除手術可能有什麼併發症呢?

    術後出血

    術後出血雖然不常見,但是卻是需要小心處理的問題。一般我們會將扁桃腺術後出血分成「早期」和「晚期」兩種。

    「早期」指的手術後24小時內發生的出血,「晚期」指的是手術後24小時之後發生的出血。在一個統計了11,796個病人的研究中,共有389個病人產生術後出血,計算起來約略是3.3%,但是世界各國統計起來的數字都不相同,這也跟手術方式和手術器材相關。[3]


    肺部問題

    病患如果本來有相當大的扁桃腺阻塞呼吸道,在手術之後由於呼吸道突然間暢通,氣流壓力變化過大,在極少的情形之下可能出現肺部積水。另外由於手術需要全身麻醉,所以也有少數病人由於咳痰功能不佳,術後吸入痰液而產生肺炎

    希望經由以上說明,能讓您對扁桃腺手術有初步認識。當然手術一定需要經由醫師評估和良好溝通之後才能進行,如果有考慮進行手術評估的話,不妨花個時間到醫院和耳鼻喉科醫師好好討論。

    參考資料:
    1. Pidelaserra Mart G,The influence of tonsillectomy on total serum antibody levels,Scand J Immunol. 2014 Nov;80(5):377-9
    2. Lowe D,van der Meulen J,National Prospective Tonsillectomy Audit. Tonsillectomy technique as a risk factor for postoperative haemorrhage. Lancet 2004; 364:697.
    3. Witsell DL,Orvidas LJ,Stewart MG,et al. Quality of life after tonsillectomy in adults with recurrent or chronic tonsillitis.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2008; 138:S1.

吃出健康

樂活銀髮族

影音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