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醫師聊天室】精準治療,攜手抗肺癌


    夏德椿:肺癌其實按照組織型態,可能就有分幾種不同的型態,比如說按照多寡,腺癌跟小細胞癌來講,或者大細胞癌,大細胞癌相對於腺癌就是一個比較罕見的肺癌。

    夏德椿:比較常見的比如說,台灣健保已經給付非常多年的,EGFR突變這件事情,這個在台灣大概佔了肺腺癌的50-60%,所以它大概就是屬於肺腺癌裡常見的肺癌,但是還有一些少見的突變,比如說ALK、ROS1,或者是BRAF V600E等等,這個它的佔率可能只有4-5%,甚至只有1-2%,這個我們可以把它叫做少見的肺癌。

    夏德椿:醫師會根據病理科醫師的第一份報告,這份報告就是所謂的組織學報告,組織學報告給我們的資訊大概就是,已經確定是上皮細胞癌或者是腺癌,現在因為腺癌可以找到有藥的機會非常的多,上皮細胞癌在特殊條件之下也可以,所以如果這兩種癌症,我們做一些特殊的基因檢測,我們就可以根據基因檢測的結果,可以知道它是比較常見或者是少見的肺癌。
    夏德椿:分子生物學的檢測,目前因為病理科醫師的條件非常成熟,所以大部分的分子生物學的檢測,可以在病理切片診斷確定的同時,就可以先做一些檢測,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話,當然可以搭配現在坊間非常流行的,所謂的Plasma DNA,就是所謂的液體切片檢測,液體切片大概就是抽血,或是體液的一些特殊分析檢查。

    夏德椿:我們現在的建議是,體液的檢查是不是要那麼快,也就是抽血要去驗去氧核醣核酸的步驟,是不是要那麼快,或許可以等在你接受了第一段治療之後,可能體內的基因重新又產生一些新的突變,又不能取得適當檢體的時候,這時候我們可以考慮再做液體切片檢測,也就是所謂的Plasma DNA,就是血漿去氧核醣核酸的檢測。

    夏德椿:在幾年前,印象很深刻的有一位病人,他已經是多處骨轉移,沒有辦法行動自如,不過他的腫瘤其實非常小,罕見肺癌常常有個特點也是這樣子,就是年紀可能不是很大,但是他因為是腺癌的關係,所以他轉移得也非常快,這位先生很幸運驗到ALK是陽性,所以就接受了ALK的抑制劑,但是第一代ALK抑制劑對他造成一個副作用,就是他的視力產生影響,晚上開車的話他就會覺得非常危險,所以後來他就又使用了第二代ALK抑制劑,腫瘤就幾乎消到完全看不見,骨頭疼痛也改善,本來只是可以坐著開開車,現在連走路大概都可以。

    夏德椿:所以罕見肺癌它的特點是,只要你能夠確認它的基因突變,找到了適合的藥物,其實這組病人呢,會比我們傳統化學治療好非常多,而且他的生存周期也會延長非常多,目前比較新的報告,這些病人大概活4-5年以上,只要你能夠接對藥大概都沒有什麼問題。

掛號、領藥最方便!

心臟名醫會客室

皮膚名醫會客室

泌尿科名醫會客室

運動專區

吃出健康

關心血糖

樂活銀髮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