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12月5日 星期三

    男蟲與冒牌女大生


    記得有一回過年,上台北遊玩時於捷運上巧遇學妹玟涵,互道恭喜後我問:「難得放假,有沒有去那兒玩呀?」當住院醫師的時候,因為得值很多班,年假通常沒什麼搞頭,那次則是玟涵升任主治醫師後頭一次不需要在醫院守歲的新年。

    「喔,我從去年就開始安排,結果計畫趕不上變化。」玟涵露出一貫爽朗又愛聊的神情,說:「前兩個禮拜,科裡有位醫師很沒義氣地決定跳槽,留下一大堆值班,害我只剩一天假期。」

    「這麼慘……」

    「是呀,所以我只能逛逛百貨公司。」

    「那還真是無聊啊。」

    「還好啦,我可是有豔遇呢。」玟涵眨眨眼,俏皮地說。

    「哦!?」

    平常時候為了要讓自己看起來成熟一點,順便抵擋手術台上飛濺的血液,玟涵都戴著粗框眼鏡,難得出門玩耍當然是摘掉眼鏡、換上洋裝,剪了娃娃頭的她就和俏麗女大生沒有兩樣。

    「下午我在咖啡店歇腳吃點心,結果就有個小帥哥端著咖啡坐到我旁邊。」玟涵壓低嗓子學著男生的聲音講:「你是學生嗎?」

    接著玟涵恢復自己的聲音說:「我愣了一下,然後就點點頭。」

    「什麼,你竟然好意思點頭,你都已經當主治醫師了耶!」我有點不以為然。

    「欸,我有在念博士班,當然算是學生呀。」玟涵吐了吐舌頭,依舊一副俏皮模樣。

    「然後呢?」我問。

    「他說:『你看起來有點累,昨天沒睡好是吧?』」玟涵道:「這輩子第一次被搭訕,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只能笑著聳聳肩。沒想到他就自顧自地說:『我昨天也沒睡,整個晚上都在開心臟。』」

    「哦,是心臟外科醫師啊!」我說。

    玟涵微微一笑,繼續學著搭訕男子的口吻講:「那是一個年輕人,才二十多歲,結果心臟卻跟八十歲的老人一樣,主動脈瓣全壞掉了,我只好幫他換上新瓣膜。你應該聽過瓣膜吧?」小帥哥很熱心地替玟涵上了一堂解剖學,解說瓣膜的功能,「結果,就在我快要縫好瓣膜的時候,他的心臟突然不跳了,心電圖變成一條線,開刀房的警報器全都響了起來。」玟涵模仿得活靈活現,連動作都有,「我趕緊拿出電擊器,一連電了好幾下,才把人救回來。」

    聽到這兒,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因為學過急救的人都知道電擊只能用來矯正心律不整,而無法讓停止的心臟恢復跳動,這種離譜的說詞一聽便曉得是看電視學來的錯誤觀念。

    「很扯吧,於是我就很有禮貌地說:『電擊好像是要治療心律不整,不能讓停止的心臟恢復跳動耶?』」玟涵道:「小帥哥愣了一下,連忙改口:『對對對,沒有錯,那個病人的心臟還在跳……是心律不整,幸好我趕緊電擊,要不然心臟可能就真的停掉了。』」

    「原來是靠吹牛拐女生的男蟲呀。」我哈哈大笑。

    玟涵說:「我這個人實在很善良,不但沒有拆穿,還津津有味地聽他扯了好一陣子。」

    「後來咧?」

    玟涵調皮地笑著道:「最後,我拿了一張名片給他,說:『我也是外科醫師,以後可以多多交流喔。』」

    「你好壞喲!」

    「哈哈哈,臨走的時候,我還好心地提醒他:『想要換掉主動脈瓣通常得打藥讓心臟停止跳動,手術過程中心臟其實本來就是一動也不動,所以你的故事雖然很精采,不過有點小破綻,記得要改一改劇情喔。』」

    相信那一次巧遇,對男蟲與冒牌女大生來說,都是難忘的回憶。

掛號、領藥最方便!

吃出健康

樂活銀髮族

影音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