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流汗、灌腸就能排毒免透析?腎臟醫師講清楚


    之前在臉書上看到一則求援訊息,表示家人因為聽信某自然醫學專家的說法,認為可以靠汗腺這「第三顆腎臟」排毒,已經好幾次沒去洗腎了。話才說完,就有大量的腎友與醫護人員在底下留言給予各種建議,一面倒認為光靠流汗是不足以代替洗腎。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流汗對於腎友的好處,以及流汗能不能代替透析?


    流汗對腎友有什麼好處?

    人體排水的途徑共有三條:排尿、排便以及所謂的無感流失(insensible loss),流汗便是無感流失的一部分。我們每天排出的汗液中,除了水份外,還有少量的尿素、尿酸以及電解質等。

    對健康的人來說,因為有兩顆功能強大的腎臟幫我們排水、排毒、排酸,排汗對於體內平衡的貢獻很小,但對於腎臟失去功能,一切都必須斤斤計較的腎友來說,每天多排500c.c的汗,代表每次洗腎可以少脫一公斤的水,不但洗腎時負擔減輕許多,也讓腎友飲食有更大的空間,吃的好一些,營養好一些,對體力、貧血及精神狀態都有很大的幫助。同時,如果靠運動增加排汗,還有增強體力、免疫力及心肺功能的好處,可謂一舉數得。


    流汗到底能不能取代透析治療?

    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先來看一下汗液的成份,再簡單計算一下,要排多少汗才能排除我們每天吃的、喝的及新陳代謝產生的廢物,就知道流汗能不能代替洗腎了。

    汗液的成份

    下圖是21位每週透析三次,每次4小時的腎友在透析前收集的汗液分析結果。我們可以視為每排出一公升汗液,可排出這麼多的尿素與電解質。這些物質也是腎臟維持生理機能,時隨尿液排出的物質。



    尿液排除總量

    下圖是每天腎臟默默幫我們完成的工作。對腎友來說,每週三次、每次四小時的血液透析要處理這麼多廢物與電解質是很大的負擔,因此我們會請腎友限鹽、限鉀與限磷,並使用磷結合劑增加腸道的磷排除率。

    * 以60公斤成人,每天每公斤0.8公克蛋白質計算


    有辦法靠流汗取代透析治療嗎?

    我們把每日電解質排除量取上下限平均值,計算後可以發現,若要用排汗代替腎臟排毒與電解質功能,每天至少要排四公升汗液,才不會死於高血鉀,而號稱隱形殺手的高血磷,更需要超過9公升的汗液才能排除。

    * 以60公斤成人,每天每公斤0.8公克蛋白質計算

    而在前面測定汗液成分的實驗中,不論是靠運動、三溫暖或排汗劑促進排汗,每小時的排汗量只有500cc~800cc。也就是說,要勉強不死,你每天至少要在三溫暖待五個小時;要躲開高血磷,你每天醒著的時候差不多都要待在三溫暖裡面。
    所謂第三顆腎臟,真的只是毫無根據的謠言而已。


    流汗能夠排毒嗎?

    流汗排毒的作用微乎其微,但對腎友來說,多運動多流汗可以幫助控制體重、減少透析中不適、增強體力與免疫力,甚至維護血管健康,還是好處多多。每週固定安排三到五天,選幾個適合自己的運動,一定可以讓自己洗得輕鬆、活得長久。


    大腸能代替腎臟排毒嗎?

    自然醫學專家除了鼓吹流汗排毒外,還認為大腸可以作為「第四顆腎臟」取代腎臟進行排毒。接著,我們就來破解這個說法,大腸究竟能排多少「毒」?


    除了大便,腎友的大腸還發生了哪些事?

    提到大腸,腎友的直覺反應除了大便,可能還有「便秘會高血鉀」以及「便秘影響乾體重」這兩件事。隨著腎功能減退,大腸的角色也會產生一些改變,最明顯的變化大概有這些。

    1. 排鉀能力上升:一般人每天攝取約100-120mmol的鉀離子,其中90%經由腎臟排出,10%經由大腸排出。隨著腎功能減退,大腸的排鉀能力也會上升以維持血鉀穩定,在血液透析腎友身上,大腸排鉀的能力可以上升2-3倍,這也是醫師護理師常常提醒腎友便秘會造成高血鉀的主要原因。

    2. 排磷總量上升:與排鉀能力不同的是,大腸基本上不負責調節磷的排泄,但腎友常見的維他命D缺乏會造成小腸減少吸收磷,進而讓經由大腸排出的磷上升。而在嚴重高血磷的腎友身上,大腸也有可能分泌一部份的磷進入大便中。

    3. 排空時間變慢:這算是不好的改變,因此腎友便秘的比例比一般人高。

    4. 毒素產量增加:除了尿素氮與肌酐酸這兩個最常檢驗的尿毒素,還有一些平常不測的尿毒素如 indoxyl sulfate、p-cresyl也會在腎友體內累積。indoxyl sulfate及p-cresyl都是大腸內的細菌分解特定胺基酸的產物,隨著腎臟功能衰退,兩者的產量也會逐漸上升,傷害身體其他器官與血管。


    灌腸有辦法取代透析嗎?

    在血液透析技術剛發明,還是不穩定又十分昂貴治療的20世紀中期,的確有醫師討論並嘗試過經由腸道進行透析,也成功的延長了少數幾位病患的存活時間,但侵入性太高、併發症多以及效率不足等問題一直無法解決,隨著血液透析及腹膜透析技術的成熟,這個想法逐漸被人所淡忘,只剩少數科學家突發奇想的嘗試。

    2007年,以 Chatterjee US.為首的幾位印度科學家以狗作為實驗動物,先將狗的雙側輸尿管結紮製造暫時性的腎衰竭,而後再將腹膜透析藥水分次以灌腸的方式注入狗的直腸進行灌洗。結果發現在進行「大腸透析」後,參與實驗的狗狗血液中肌酸酐、尿素氮、血鉀等數值都穩定下降。在實驗的尾聲,他們計算出了此種「大腸透析」的清除率,大約是13.1ml/min。


    然而,每天花13小時18分辛苦的灌腸,毒素清除率只稍優於腹膜透析,還比每週共12小時的血液透析少了快一半的清除率。
    在文章的最後,作者提到如果能進行闌尾造口術,從大腸前端灌入透析液,清除率可以更高。

    然而,考慮到腸子上打洞的侵入性以及破壞大腸正常的生理機能,全大腸透析實在不是一個長久之計。使用大量藥水灌洗大腸都如此,自然醫學專家主張靠著吃吃蔬菜水果及酵素,就能不用洗腎的說法,當然是無稽之談。


    同場加映:

    喝香菜水幫腎臟排毒?腎臟醫師講清楚

    參考文獻:
    1. David J Vance. Dermodialysis – Could sweating treatments for chronic renal failure Dermodialysis – Could sweating treatments for chronic renal failure substantially and feasibly improve outcomes in developing and even developed world contexts? Global Journal of Medicine and Public Health. 2016 ; 5(1).
    2. Huang CT, Chen ML, Huang LL, Mao IF. Uric acid and urea in human sweat. Chin J Physiol. 2002; 30;45(3):109-15.
    3. Chatterjee US, Samanta G, Pradhan P, Samanta PK, Mondal TK. Can the intestine perform some functions of the kidney? ScientificWorldJournal. 2007 Nov; 26(7):1912-21
    4. Kovesdy et al. Potassium Homeostasis in Health and Disease: A Scientific Workshop Cosponsored by the National Kidney Foundation and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Hypertension. Am J Kidney Dis. 2017 Dec;70(6):844-858
    5. Poesen R, Meijers B, Evenepoel P. The colon:an overlooked site for therapeutics in dialysis patients. Semin Dial. 2013 May-Jun;26(3):323-32.

掛號、領藥最方便!

吃出健康

樂活銀髮族

影音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