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5月8日 星期三

    缺牙能不重建嗎?植牙能用多久?


    胡醫師,我如果接受植牙能夠用多久呢? 
    胡醫師,到底植牙好還是牙橋好呢? 
    胡醫師,我的缺牙如果不做重建可以嗎? 

    胡醫師,植牙使用幾年後是否要重新換過呢? 
    胡醫師,如果我的植牙出現問題該怎麼辦? 

    這是許多病人在植牙前會問的問題,今天我們就來了解這些問題的答案! 

    首先,來聊聊植牙的歷史,植牙正式使用在病人口中的歷史源至1965年,由瑞典的學者Branemark植入病人口內的第一根人工植體開始,這個病人口內的植體一直使用到他2006年過世,使用超過40年! 

    從1965年植牙開始應用在人類,至今已經超過50年的歷史,在這五十年期間有非常多的研究探討植牙的成功率、如何保持植牙的穩定性。發展至今,已經有大量研究文獻支持植牙的應用。 

    文獻中的證據顯示植牙使用十年後,有93%的植牙可持續使用[1]。如果植牙前仔細評估、做好牙周治療、定期回診追蹤、避免抽菸、有好的清潔習慣,依照醫師的建議維護使用,就可以長久使用

    如今植牙材料及技術已經比最早期的植牙進步很多,因此在好的條件、照顧及使用下,植牙應該是可使用超過40年的。(最早的植牙案例使用超過40年)

    植牙就像我們原本的牙齒,經由好好清潔、照顧、生病時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才能長期使用。但若清潔不夠、錯誤使用、拖延治療,也會跟自己的牙齒一樣會發炎、會出問題。 

    每個人的使用狀況不同,如果有問題,就應該找醫師檢查,早期發現問題,處理上都會單純許多。 


    植牙應該怎麼維護呢?

    植牙的清潔保養方式就跟我們的牙齒保養一樣,需要正確的使用牙刷、牙縫間的清潔工具牙線、牙間刷等。把植牙周圍清潔乾淨就能避免周圍的發炎。 

    牙刷要特別注意清潔到植牙及牙齦交界處,來回輕刷至少十次。













    牙線使用時記得要緊貼植牙的鄰接面,上下來回清潔五次。



    牙間刷可以用在牙縫較大處,或是牙橋下的假牙牙縫處等等牙線無法進入的地方。記得不能用過大的牙間刷硬塞到牙縫間,容易造成牙齦受傷。 

    如同自己的牙齒一樣,建議植牙不能咬骨頭、甘蔗、蟹殼等過硬的東西。有病人跟我說他覺得要硬的東西就像在鍛鍊牙齒一樣會越來越強壯,但牙齒不是肌肉,不會越訓練越強壯的。 

    臨床上碰過病人很喜歡吃甘蔗,就斷了三顆牙齒。也有的病人喜歡喝茶吃配堅果,特別喜歡吃杏仁這種特別硬的,結果也發生牙齒斷裂的問題。恆牙就這一副,它是消耗品,過度咬很硬的食物,風險自然就會較高。植牙也相同。 


    植牙好還是牙橋好?





    牙橋需要修磨缺牙區域兩側的牙齒,利用兩側的牙齒作為橋墩,來建立其上的牙橋。因為需要修磨缺牙區兩側的牙齒,所以會犧牲牙齒的齒質,有些牙齒在修磨後還會有可能因為牙神經受刺激或受損,需要做根管治療的處理。 

    在力量的分配上,牙橋的治療型式,會需要利用其它牙齒當作橋墩幫忙分擔力量,假設缺牙的牙齒數目越多,就需要修磨越多的牙齒幫忙支撐力量,以免力量過大造成支撐牙齒的受傷或斷裂。 

    十年的追蹤研究中,植牙跟牙橋的成功率是差不多的[2],換個角度,失敗率相同,但是因為牙橋在製作時,需要將缺牙區旁的臨牙修磨,當作牙橋的支撐,而失敗常常是因為支撐牙橋的牙齒蛀掉,導致更多的牙齒出問題。 

    植牙失敗時,單單失敗一顆植牙,移除重建就好;而牙橋失敗時,可能會造成原本缺牙區旁的牙齒也需要重新治療甚至拔除,壞掉更多的牙齒。 


    所以缺牙就應該以植牙來重建嗎?

    不是的,植牙治療有它的優勢,但因為費用較高,也需要進行手術,所以必須做綜合的考量決定治療計畫,如果要植牙也應該進行詳細的評估,確定適合植牙才可進行。 

    有一些病人因為糖尿病控制不佳、服用或注射骨質疏鬆症的藥物、頭頸部剛進行過放射線治療,在治療上就不適合以植牙進行重建。 

    雖然牙橋需要修磨缺牙區旁的臨接牙齒,但如果這些牙齒本來就有些問題,或已經被修磨過,以牙橋重建不會喪失過多齒質,牙橋也許就很適合這個病人。 

    當缺牙旁的臨接牙,與相對應的對咬牙接觸不良時,通常會考慮需不需要一起重建,可能會考慮矯正調整咬合關係,如果不矯正,牙橋也是一種可一起調整牙齒咬合關係的方式。這些應該都交由專業醫師評估,再給予建議。 

    病人的意願也很重要,缺牙區的治療是很多考量的,一定需要跟醫師好好討論,選擇一個適當也是病人希望的治療方式。 


    植牙會不會很痛?

    每個人都會擔心治療的過程及治療後疼痛的感受,手術前,醫師一定會幫病人注射麻藥,確定麻藥作用後,才會進行手術。 

    植牙區域,會有感覺的是牙肉的部分,也就是缺牙區域的軟組織,而牙肉下方的骨頭內,除了原本就應該避開的神經外,實際放置植體的區域是沒有神經的 ,這也代表執行植牙的過程大多不會疼痛。 

    有一些狀況下,比如植牙的位置比較接近神經或前後臨牙,仍然在手術過程中可能會產生不舒服,如果有不舒服就需要馬上讓醫師知道,讓醫師做進一步的處置。 

    在進行後牙區域植牙時,需要將嘴巴開的比較大,嘴角可能會有一些不舒服,在一些狀況下,也有可能會有嘴角被器械壓到的疼痛,可以馬上跟醫師反應。 

    如果植牙沒有進行複雜的補骨,手術後的不舒服,我通常會形容就像拔牙後的傷口的感覺,脹脹的、會有一點脹痛,但只要依照時間按時服藥,疼痛的感覺其實不明顯。 

    如果植牙的過程中,合併較多的補骨處置,因為骨頭的生長需要有足夠的血液供給,所以刻意會讓骨面產生破孔出血,同時創造新的骨細胞生長來源,所以手術區域一定會比較腫脹,術後臉頰也比較容易產生瘀青。 

    越複雜的補骨,越容易在手術後腫脹,臉頰產生瘀青,手術後腫脹的不舒服比較明顯,但同樣只要按時間吃藥,疼痛的狀況都可以獲得很好的控制,不會影響到日常的作息。複雜補骨後的瘀青有時會需要一個多星期才會全部退掉。 


    植牙或牙橋的治療哪個比較痛?

    有的人因為擔心植牙手術的疼痛而選擇牙橋的製作,但因為牙橋需要修磨缺牙區的臨牙,如果這些牙齒沒有抽過神經,修牙齒的過程一樣需要打麻藥,還是需要承受打麻藥的疼痛感。 

    修磨牙齒後,有的牙齒因為神經會受到刺激,反而要進行後續根管治療,就需要更多次的療程,以及更多次療程的麻藥注射,所以反而可能更加辛苦。 

    哪個治療比較痛,可能需要依照不同的狀況做評估,可以跟醫師做詳細的諮詢及評估。 


    植牙出現問題怎麼辦?

    依照文獻,植牙後經過五到十年,可能會有一成的植牙出現植體周圍炎的問題[3]。植體周圍炎指的是植牙周圍發炎,牙齦紅腫、流血、骨頭流失。就像是牙齒得牙周病的症狀,應該早期發現早期治療。 

    治療的方式包含由醫師進行植牙周圍徹底的清潔,做好全口牙周病治療,教導正確的清潔方式。經過一到兩個月的觀察,若是症狀無法獲得有效控制,就需要評估進行手術治療。 

    手術治療方式包含植牙周圍翻瓣清創手術、植牙周圍骨修整手術、植牙周圍骨再生手術或是移除植體。 

    這些手術治療方式目的在於移除植牙周圍的細菌、牙結石、異物,重新創造一個乾淨的環境,修整周圍不理想的骨頭型態、補骨,重建容易維護植牙健康的環境與條件。 

    如果植牙真的失敗無法挽救了,最終的方式就是將植牙移除,重建骨頭,仔細評估失敗的原因,確認植牙仍適合後再進行植牙,避免再次失敗。 


    缺牙如果不做重建可以嗎? 

    如果缺牙是第三大臼齒或是俗稱的智齒,是不需要重建的。當缺牙是第二大臼齒,而相對的對咬牙齒也缺失時,同樣也可以不用進行重建。 

    但當缺牙的牙齒,有相對應的對咬牙,長期的缺牙會造成對咬牙的位置移位,未來要進行缺牙的重建就會更困難,缺牙區旁的牙齒也可能因為傾斜,造成咀嚼關係的不佳,後續的重建更複雜。 

    所以只要有缺牙,大多的狀況是建議盡早與醫師確認治療計畫,按照計畫進行重建。 

    當缺牙後,缺牙區域可以選擇牙橋、植牙或是活動假牙。 



    牙橋的優點在於費用較低,不須要額外接受手術,但缺點是需要修磨自己的牙齒,如果咬合力量大,缺牙區旁的牙齒支撐力量又較弱時,容易造成缺牙區域旁的牙齒負擔過大而出問題。 

    植牙能增加額外支撐的地基,對咀嚼力量的提供及分散都很有幫助,但需要進行手術,且需要較高的費用。有些人的狀況不適合植牙,需要進行詳細評估。 

    活動假牙是選項中最便宜的治療方式,但活動假牙支撐的力量較弱使用上比較不方便。它需要吃飯後拿起來清洗,以防止食物殘渣卡在活動假牙及相鄰的牙齒之間造成蛀牙及牙周病的問題。 

    活動假牙很常遇到的問題是病人偷懶或太忙,長時間食物殘渣的堆積,造成越來越多牙齒壞掉。也因為活動假牙需要靠一些構造鈎在相鄰牙齒,有些較弱的牙齒受力過大,長時間也可能壞掉。 

    在一些條件下,活動假牙依然可以使用很久,提供適當的功能,也是合適的治療選項,應該跟醫師做好的溝通,討論一個最合適的治療。

    歡迎分享文章,如果文章有幫助,請幫忙按讚,謝謝

    參考文獻

    1. Pjetursson, B.E., et a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survival and complication rates of implant-supported fixed dental prostheses (FDPs) after a mean observation period of at least 5 years. Clin Oral Implants Res, 2012. 23 Suppl 6: p. 22-38. 

    2. Pjetursson, B.E., et al., Comparison of survival and complication rates of tooth-supported fixed dental prostheses (FDPs) and implant-supported FDPs and single crowns (SCs). Clin Oral Implants Res, 2007. 18 Suppl 3: p. 97-113. 

    3. Mombelli, A., N. Muller, and N. Cionca, The epidemiology of peri-implantitis. Clin Oral Implants Res, 2012. 23 Suppl 6: p. 67-76. 

掛號、領藥最方便!

心臟名醫會客室

運動專區

吃出健康

關心血糖

樂活銀髮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