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11月26日 星期一

    基因讓我們一見鍾情


    你有沒有這種經驗,跟一個初次見面的人,第一眼就覺得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聊幾句之後覺得格外投緣,好像講甚麼對方都能認同?浪漫一點的講法,這就好像是"一見鍾情"的感覺。

    灑狗血的愛情倫理大悲劇裡,一個大家都不陌生的劇情安排是這樣的:小明與小花素未謀面,偶然之間彼此認識後就一見鍾情,墜入愛河,想要共結連理,正當王子與公主即將步入紅毯的前一天,突然家族耆老出現,全力阻止這段姻緣,長輩欲言又止,似乎有難言之隱,幾番波折之後終於真相大白,原來小明與小花,其實是同父異母的兄妹!

    今天要跟大家講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


    先天失明加上腎衰竭

    玲玲剛出生,媽媽就發現她的視力似乎有問題,眼珠不太能追隨移動的物體,經過檢查後,發現她的視網膜確實有問題,只能約略感光,卻看不清楚實物,除了眼睛看不到之外,玲玲的身高、發展、智力都沒有異常。

    玲玲國中時,無意間抽血,竟然發現腎功能異常,這對一個正常飲食、沒有合併任何慢性病、沒有長期服用藥物的國中生來說,是非常罕見的現象;玲玲到二十一歲時,已經瀕臨腎衰竭,需要進入透析。因此玲玲的媽媽帶著她,來到我的門診。

    [玲玲應該是遺傳病,才會同時眼睛、腎臟都有問題。]門診時,我跟玲玲媽媽這樣推論。

    徵求過玲玲本人、以及雙親的同意之後,我幫她做基因分析,希望能找到,同時讓她失明又洗腎的原因。

    我們的身體,是由細胞組成,外觀相似、功能雷同的細胞,會聚集在一起形成組織,不同的組織再組合成器官。

    以腎臟為例,腎臟是一個器官,裡面包含著腎皮質、腎髓質,腎皮質裡有各種組織,最具特色的就是腎絲球,而腎髓質裡面最具特色的組織,則是腎小管;眼睛也是一個器官,有角膜、虹膜、水晶體、視網膜等等組織構成,同時讓視網膜、腎小管都產生病變的,很可能就是同時存在這兩種組織上的結構發生異常,因此我初步推論,玲玲應該有纖毛病變(Ciliopathy )。


    人體內有纖毛?醫生你在開玩笑嗎?

    人體內真的有纖毛,而且不只一個器官有,我們的眼睛、耳朵、腎臟、胰臟、甚至大腦都有纖毛,這個纖毛很細,並不是像我們看到的體毛、頭髮那樣,這個纖毛是細胞長出一根凸凸的東西,纖毛的功用主要是加強感受細胞外環境的變化。

    玲玲的基因在做全外顯子定序(Whole Exon Sequencing ) 之後,果然發現,其中一個纖毛的基因發生突變,因而讓視網膜細胞、腎小管細胞都功能異常,造成先天性失明,以及腎衰竭。


    玲玲的病叫Senior-Løken症候群

    Senior-Løken症候群是一種罕見的染色體隱性遺傳病,特徵是早發性視網膜營養不良(Retinal Dystrophy)以及腎衰症(Nephronophthisis),目前有報告過的致病基因很多。

    Senior-Løken症候群表現在外的症狀會有:多尿、夜尿頻繁,腎小管退化後變成小囊泡,小囊泡早期用腎臟超音波有時候不容易發現,作腎臟切片才能發現,晚期囊泡則會慢慢變大,但是這個病的囊泡,不會像多囊腎一樣,大到壓迫到正常腎臟組織。

    Senior-Løken症候群是基因造成腎小管病變,想要改善腎臟功能,除了接受腎臟移植之外,目前醫學上並沒有任何藥物可供治療。


    自體隱性遺傳的罕見疾病

    人類身上的基因是由一對(兩個)對偶基因所組成,這一對對偶基因其中一個來自爸爸,另一個來自媽媽,如果其中一個對偶基因突變了,這個人不一定會發病,自體隱性遺傳疾病,是一對對偶基因都突變了,才會發病;需要一對對偶基因都突變才會發病的遺傳病,我們稱為自體隱性遺傳。

    打個比方來說,基因要能表現,需要兩張王牌,一張來自爸爸,一張來自媽媽,爸爸手中一張王牌,另一張是普通數字牌,媽媽也一樣,手中只有一張王牌,另一張是數字牌;只有當爸爸跟媽媽都把手中的王牌發給你時,你擁有了兩張王牌,才能表現這個王牌基因。

    遺傳性罕見疾病當中,小時候就發病的,大多都是隱性遺傳,而纖毛病變,就是一種自體隱性遺傳疾病。


    近親通婚讓自體隱性遺傳病發生率增加

    記得讀歐洲歷史時,歐洲各國王室為了確保彼此盟友的狀態,多會利用通婚,來製造親屬關係,經過幾百年的王室成員相互通婚之後,會發現彼此血緣越來越接近,於是變成了近親通婚。

    近親通婚有甚麼不好呢?親上加親不是一大樂事嗎?

    近親通婚會讓突變的基因,一再的出現在家族中,當爸爸有突變的基因,媽媽也有同一個突變的基因,生出來的小孩,發病的比例就大大提高,因此,近親通婚會讓原本罕見的疾病,在家族成員中重複出現。

    所以歐洲王室間,血友病的比例明顯的升高,就是因為近親通婚,讓本來很少出現的王牌一再的出現,後代子孫同時拿到兩張王牌的機會大大提高,也因此讓本來很罕見的疾病,一再的在家族成員中出現。


    所以玲玲的父母是?

    玲玲的爸爸是外省人,民國38年才跟著政府撤退來台,玲玲的媽媽則是本省人,玲玲的爸爸媽媽不是近親通婚。

    在基因分析下,我卻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玲玲的爸爸媽媽竟然有血緣關係!

    根據基因分析,玲玲突變的基因一個來自爸爸,一個來自媽媽,而這一對基因,竟然都在同樣的位置有完全一樣的突變,而且這個突變的位置,正好落在一段長達三百多萬個鹼基的純合子(Run of Homozygosity)中,玲玲體內這段來自爸爸與來自媽媽的DNA序列,竟然一模一樣,這就表示,其實玲玲的爸爸跟媽媽,應該是來自同一個祖先。

    從純合子的相同度,可以去推估彼此之間的血緣親疏關係,在比對玲玲純合子之後發現,玲玲的爸爸跟媽媽,應該是九代到十代親。

    用我們常見的稱呼來說,玲玲爸爸的爺爺的爺爺,跟玲玲媽媽的奶奶的曾祖父,應該是同一個人!

    發現了這段用基因才能解開的身世之謎,我似乎用科學理解了,為什麼世界上會有"一見鍾情"這件事,或許是因為有著相似的基因,才讓我們對某些人,有種特殊的情懷,特別容易相愛吧!

    雖然玲玲的爸爸、媽媽,對基因檢查的結果大感訝異,然而,不論他們幾代前曾是一家人,至少在這一代,他們是真真確確、彼此相愛的一家人。

    參考文獻

    https://doi.org/10.1016/j.kjms.2018.03.010

掛號、領藥最方便!

吃出健康

樂活銀髮族

影音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