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

    汆燙小男孩


    「劉醫師,這裡有個大面積燙傷的小孩。」檢傷護理師淑華帶著一位30多歲的婦人進到診間,懷裡抱著用浴巾包起來的小男孩。

    「先讓他躺下來。」我打開床邊的烤燈,然後戴上手套。

    一旁正在回覆照會單的張醫師聽到燒燙傷便靠了過來,身為整形外科的張醫師是處理燒燙傷的專家。

    翻開浴巾,我不禁蹙起眉頭。小男孩的下半身一片通紅,二度燙傷的面積超過30%。

    「怎麼發生的?」我問。

    「掉進澡盆裡。」婦人道:「剛剛放水要幫他洗澡,因為尿布有大便,我拿去丟垃圾桶,才剛轉身就聽到他的哭聲。」

    「剛剛燙到?」我問,因為小男孩有點嗜睡看起來沒什麼精神,一般而言,這樣的燙傷非常痛,患者通常會大呼小叫、哇哇大哭。

    抬頭看了看時鐘,婦人聳聳肩道:「大概兩個多小時以前。」

    「兩個多小時!?」

    「因為我先生把車子開出去,而且家裡又有另一個小孩,所以沒有辦法到醫院,不過我有先幫他擦藥。」

    「妳有看到他怎麼跌進去嗎?」

    婦人搖搖頭,道:「我聽到哭聲的時候,他已經在澡盆裡了。」

    張醫師仔細看過小男孩背部的傷口後,問:「家裡還有其他人嗎?」

    「只有我在家。」婦人搖搖頭,接著突然問道:「醫生,這種燙傷會留疤嗎?」

    張醫師道:「二度燙傷的疤痕可能不會太嚴重,但是大面積燙傷會有生命危險,這才是最大的問題。請你先在外面坐一下,做完初步處理我們就會安排他住到燒傷中心。」

    待婦人轉身離開,張醫師便拉起布簾,對淑華道:「聯絡社工,這是要命的虐待。」

    淑華點點頭,道:「我也覺得她怪怪的。」

    「如果家裡沒有其他人,那她就是兇手。」張醫師忿忿地道。

    「這麼肯定?」

    「嗯,小朋友的上半身與手臂完全沒有燙傷,腰部以下卻燙得這麼均勻,不可能是自己跌進澡盆。」張醫師指了指小男孩的膝蓋,道:「兩側膝蓋完全沒有受傷,代表有人把小孩提起來,放進熱水中,因為兩腿彎曲後,膝蓋便會露出水面。」

    「把孩子搞到性命垂危,卻只關心會不會留疤。」張醫師嘆了口氣,道:「皮膚的傷或許能夠復原,但由母親造成的心理創傷將是永遠的痛。」


    同場加映:

    留意小細節,救救受虐兒

掛號、領藥最方便!

吃出健康

樂活銀髮族

影音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