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

    影響聽力、造成耳漏的慢性耳膜穿孔


    耳膜的功能是什麼?

    耳膜(eardrum)也被稱為鼓膜(tympanic membrane),它是將外耳與中耳分開的薄膜,它的位置就在外耳道與中耳腔之間。耳膜的功能是將聲音的波動從空氣傳遞到中耳內的聽小骨,然後再由中耳的聽小骨傳播到充滿液體的內耳。因此,耳膜有將聲音集中傳遞的功能,除此之外,耳膜也對中耳及內耳有保護的作用。



    為什麼會耳膜穿孔?

    耳膜穿孔可以用發生時間的長短分為急性以及慢性兩種。

    急性耳膜穿孔[1]

    急性穿孔通常是由於急性中耳炎時的中耳壓力增加,耳部外傷或耳膜周遭的突然壓力變化的。以急性中耳炎來說,大部分是不會造成耳膜破裂的,但是如果中耳腔內積了太多發炎時的分泌物,在壓力太大時可能就會造成耳膜破裂,以使這些分泌物能流出中耳腔,這也是一種保護機制來避免這些分泌物往內側去傷害內耳。

    耳部外傷例如耳朵附近的顳骨骨折,可能造成耳膜破裂,另一方面如果在清理耳道挖耳垢時用力不當,就算是棉花棒等的鈍頭物體也可能造成耳膜穿孔。壓力顯著變化也會導致耳膜破裂,例如在飛機起降時的氣壓變化就是一個可能的病因。


    慢性耳膜穿孔

    慢性耳膜穿孔通常和慢性的中耳發炎相關,在正常的狀況下,急性的耳膜穿孔會經由身體的自然修復過程慢慢將耳膜破洞補起來,但是如果引起中耳發炎的原因無法被移除(例如慢性細菌感染或是中耳腔內有腫瘤),中耳腔長期處在發炎狀態,那可能破洞就會因慢性發炎而難以復原。

    根據過去在兒童的研究,曾有過多次的急性中耳炎、居住在擁擠的環境中、參加托兒中心、在較大的家族中生活等等,似乎跟慢性中耳發炎相關[2]

    除此之外,若患者的耳咽管功能有異常或是有先天性疾病如唇顎裂及唐氏症,也較有可能發生慢性中耳發炎及耳膜穿孔。

    慢性耳膜穿孔

    左圖箭頭處即是慢性耳膜穿孔的位置。

    右圖是正常完整的耳膜。


    慢性耳膜穿孔會有什症狀?

    慢性耳膜穿孔的患者常常有聽力下降或是慢性耳部分泌物(或稱為耳漏,otorrhea)這兩種症狀[1]

    耳漏這種症狀的嚴重程度有很大的範圍。有些患者不太有耳朵流出液體的印象,而有些患者則可能是每天都產生很多的耳部分泌物。在這兩種較為極端情況之間,大多數患者是會有間歇性的耳漏,有時後會因為耳部接觸到不清潔的液體後發生,也可能在上呼吸道感染後所引起,而慢性中耳感染通常是由多種微生物共同造成的。

    聽力方面,慢性耳膜穿孔的患者通常有傳導性的聽力損失。聽力下降的程度在患者也各不相同,因為聽力下降程度和穿孔的大小、穿孔的位置、是否有耳漏、聽小骨的狀況都有關係。


    需要把耳膜穿孔補起來嗎?

    手術治療慢性耳膜穿孔的目的,通常是為了改善慢性耳膜穿孔所造成的症狀,例如改善聽力、控制感染、增加生活品質等[3]

    改善聽力:因為耳膜具有將聲音集中並傳遞至中耳和內耳的功能,所以有慢性耳膜穿孔的患者常常會有聽力下降的情形(尤其是傳導性的聽力喪失),如果在醫師檢查後沒有發現其他可能影響聽力的病因,那接受手術修補耳膜穿孔就可能讓聽力有部分的進步。

    控制耳漏:慢性耳膜穿孔的患者常常會有間歇性或持續性的耳漏,這些耳部的分泌物可能是由細菌感染所造成膿液,或是由中耳腔所分泌的黏液,當耳膜的穿孔經手術修補之後,外耳道與中耳腔就被完整的耳膜隔開,因而避免外耳道的病菌感染中耳腔;中耳腔黏膜所產生的黏液也能從耳咽管自然排出,因而改善耳漏。

    生活品質:部分慢性耳膜穿孔的患者平時症狀很輕微,但是當有水跑進耳朵時,就會開始出現耳漏的症狀,例如在洗澡時或是游泳時所發生的耳朵進水就可能引起耳漏。如此一來患者的生活品質就會受到影響,所以手術修補慢性耳膜穿孔也可以改善生活品質,使患者可以避免游泳後的耳部困擾。

    慢性耳膜穿孔

    左圖:慢性耳膜穿孔,黃色箭頭處即表示穿孔位置。

    右圖:經耳道內視鏡鼓室成形手術後,穿孔處已經修補完成。


    耳膜修補手術是怎麼進行的呢?

    耳膜修補的手術,一般會稱為鼓室成形手術(tympanoplasty),鼓室成形手術又可以根據手術的部位分成不同的類型。醫師在處理耳膜穿孔時,也可能根據不同患者或耳膜穿孔的狀態來選擇不同的手術方式,手術的徑路可以是傳統的耳後切口法(postauricular)或是近年蓬勃發展的耳內視鏡法(transcanal endoscopic ear surgery)[4],基本上是需要全身麻醉來進行手術的,手術完之後耳部疼痛感並不嚴重,也不一定需要住院觀察,也就是說當天到醫院手術完之後,如果在術後觀察期間沒有不適,就可以直接回家後續再到門診追蹤即可。

    參考資料:
    1. Jones RO. Myringoplasty. In: Haberman RS, ed. Middle Ear and Mastoid Surgery. New York, NY: Thieme, 2004:5-11.
    2. E.L. van der Veen, A.G. Schilder, N. van Heerbeek, M. Verhoeff, G.A. Zielhuis, M.M. Rovers. Predictors of chronic suppurative otitis media in children. Arch.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132 (2006), pp. 1115-1118
    3. J.D. Dawes. Myringoplasty. J. Laryngol. Otol., 86 (2) (1972), pp. 141-146
    4. Tsai, Chang-Yu; Chen, Chin-Kuo; Chao, Wu-Po. Comparison between different donor sites of grafts to tympanoplasty. The Journal of Laryngology and Otology, Vol. 130, May 2016: S241-S241.

吃出健康

樂活銀髮族

影音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