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年1月8日 星期三

    《免疫解碼》你應該等死了再睡?


    「你應該等死了再睡」這句傳唱很久的俗諺應該從你的字典裡刪去。

    睡眠占據你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人生,這是有充分理由的。我們對於睡眠還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儘管當前的理論認為,睡眠的好處包括身體利用睡眠清除大腦毒素,是一種更廣義的免疫系統功能。睡眠還有許多健康上的好處,可以改善記憶、認知和情緒;減少發炎,你現在應該知道這件事影響有多大。或者,從另一面向來看,睡眠不足的人可能會使自身健康面臨巨大風險。

    睡眠問題預示著死亡將至。

    長期有睡眠障礙的人比沒有睡眠障礙的人更容易死,而且更早死。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大衛格芬醫學院的精神病學及生物行為科學教授邁可.厄文(Michael Irwin)博士說:「與其他已知的危險因素如久坐、超重、憂鬱症相比,睡眠障礙的影響程度不相上下。」

    正如厄文博士最近的一篇論文所述,人類的睡眠問題十分猖獗。大約二十五%的美國人有睡眠問題,「失眠是精神疾患中最普遍的不適症狀」,至少這個研究告訴你,你並不孤單。

    在二○一○年間大概進行了十六項睡眠實驗,總共研究了一百三十萬名受試者,現在可自信滿滿地說失眠有早死的風險。在這些研究中,一項研究發現,長壽的最佳睡眠時間為七小時,而睡眠時間少於四.五小時的人死亡風險特別高。(但少睡的行為十分盛行。二○○八年公布的民意調查發現,有四十四%的成年人睡眠時間少於需要的七小時,而十六%的成年人睡眠時間少於六小時。)

    奇怪的是,二○一○年的同一項研究還發現,自述睡眠時間超過八.五小時的人死亡風險也是增加的。我請教厄文博士這個數字的意義,他說目前還不很清楚,「但確實辯論了很長一段時間。」

    理論上一直認為如果人們睡得較長,就表示最後是身體潛藏的病因讓他早死。但厄文博士說,若仔細推敲這些實驗就發現它們並不能證明這一點。想得到答案,厄文博士正持續進行實驗,他確實有個假設。他認為,實驗中自述睡眠時間比較長的人其實並沒有睡得較長,只是躺在床上的時間較長,真正入睡時間並不長。厄文博士認為,這些人基本上有「維持睡眠」的問題,狀況更像睡眠不足,因此他們雖然躺在床上卻花了很多時間過度補償。

    更大的問題是失眠。
      
    厄文博士等人的研究顯示,只要提到失眠的危險,所有危險道路都貫穿免疫系統。「睡眠對免疫系統有影響,它是啟動風險的關鍵環節。」
    我之前提到的是「交感神經反應」(sympathetic responsive),就是「戰鬥或逃跑」反應(fight-or-flight response),它對心跳、血壓、消化液的流量以及其他核心自律功能有強大影響。當我們睡覺,系統明顯減慢,去甲腎上腺素和腎上腺素關閉。厄文博士說:「若我們不睡覺,系統會持續白天的活躍程度。」

    他的研究還顯示,人被剝奪睡眠後,自然殺手細胞活性會下降到「與沮喪或遭受壓力的人相同水平。」因此,睡眠問題可引發並加劇腎上腺素,削弱免疫系統。

    其他研究顯示,睡眠不足會導致至少十種介白素發生特定變化,並伴隨出現其他發炎症狀;還顯示,睡眠不足的人對疫苗的反應也較弱,意思是當我們處於疲累狀態時,免疫系統也不會學。不睡覺的人更容易罹患心臟病、癌症和憂鬱症。(……)還有一篇探討老鼠被剝奪睡眠時會如何的論文,我個人較喜歡這篇論文使用的直白敘述:「無法根除入侵的細菌和毒素。」

    說來可能不足為奇,健康的免疫系統有助促進睡眠或調節睡眠。多項研究顯示,幾種關鍵細胞激素(免疫系統的信號因子)可以促進睡眠。健康時如此,但當你生病、或正要生病,你的免疫系統會發出引發疲勞的更強信號,告訴你身體該休息了,才能創造更多資源抵抗感染。以上種種都表示睡眠與免疫系統間的緊密且循環的關係。

    而且簡單的說,睡眠不足通常是由壓力造成的,並導致更多壓力。

    你感到有壓力,不睡覺,交感神經一直反應,免疫系統受到抑制,然後惡性循環,壓力更大,睡得更少,就在死胡同裡一直打轉。但厄文博士提供一個值得玩味的細微差別。

    厄文博士相信只有一部分免疫系統會被這種循環削弱。他認為,壓力和睡眠不足會讓身體更難抵抗病毒,但抵抗細菌卻更容易,或至少不那麼困難。

    從歷史和進化的觀點看,他的理論完全合理。想像一下,大難一下臨頭──例如,獅子或熊迎面襲來,或有人丟長矛攻擊你,或者僅是跌倒受傷,或被岩石灌木刮傷;眼下立即要處理的是刺傷或咬傷,以及可能藉著傷口轉移陣地的細菌。因此很有理由認為,免疫系統較想把有限資源借去給身體對付細菌而不是去對付病毒。

    很明確的是,皮質醇的釋放可以減弱兩種免疫反應,讓我們面對急性威脅時保持警覺,但是厄文博士認為這種減弱在對付病毒的問題上衝擊較大。

    無論面對病毒還是細菌,這些原始反應出現在現代就有些不合時宜。畢竟,這些原始系統無時不切入,好像身體還需要對獅子或熊的攻擊做出反應,但時至今日,真正的威脅已大不相同,而且危險程度通常要低得多。

    「當你陷入人際交往困境,或在工作中與老闆發生爭執,同樣一套警備威脅系統仍可在社交場上被激活。」厄文博士說:「交感神經系統被劫持,仍然像我們在尼安德塔人時代一樣,做出急難來臨快要受傷的反應。」

    厄文博士說,通常文化會加一層壓力,推動我們前進,而不是讓系統藉著退縮或睡覺而停頓不前。「這是光榮的徽章,看自己能睡得多少還能保持清醒,如果你睡得少卻能維持工作,就是更好的專業人員,就是更好的人,這種瘋狂的邏輯導致一個睡眠被剝奪的社會,對健康造成重大影響。」

    焦點回到自體免疫,還沒有大型研究明確測試壓力、睡眠和免疫過度活躍之間的關係,但厄文博士說:「有很好的理由可證明」失眠與自體免疫間存在聯繫。至少有間接關係可說明一切:缺乏睡眠會導致壓力,反之亦然,如此就形成破壞免疫系統規律的惡性循環。
      
    在內科領域擁有豐富經驗的皮膚科醫生梅格.連蒙(Meg Lemon)堅信衛生假說(Hygiene Hypothesis),她說,對於那些擔心自己免疫系統的患者她會說:「你要做的事不是保持房子一塵不染,你應該去睡覺,睡到不再疲倦。睡眠是最容易調節的藥物,一夜飽眠改變免疫系統,一個晚上就能把歪掉的事全吹正了。」

    書名:免疫解碼 免疫科學的最新發現,未來醫療的生死關鍵
    作者:麥特.瑞克托 Matt Richtel
    出版社:奇光出版
    購書連結:博客來

掛號、領藥最方便!

動靜脈血管 您不可不知

運動專區

樂活銀髮族

免疫疾病名醫會客室

心臟名醫會客室

皮膚名醫會客室

泌尿科名醫會客室

抗癌營養 專家這樣說

吃出健康